戳记

你是机器还是人类



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艾伦·图灵的故事,玩得好的男生里有个工科男,每次打开微信都能看到他的朋友圈被“你不知道计算机的二三事”刷屏。所以认识艾伦·图灵,就是一次借由荷尔蒙冲动却披着伟大外衣的窥探,看到了他死后的光鲜,然后撇撇嘴去找人炫耀这位计算机之父的生平。


找了个空闲时间把The Imitation Game (模仿游戏)看了,觉得跟A Beautiful Mind (美丽心灵)很像。也许天才是上帝创人的时候,重新开辟的一个物种,外观和我们相似,内里却有自己独特的基因,所以他们总是很出格。不管怎么说最起码我的感动点被get到了,随后我给理工男挂了个电话,推荐他看看这部讲他男神伟大成就的影片,晚上他给我发来了简短的评价:太煽情!这根本不是图灵的人生!


我哑然,然后回复他,我们的程序不同,看到的是不一样的电影,不一样的世界。


男人和女人是程序不同的两台机器,不一样的程序很可能得不到一样的结果。但是,是不是就能因为我们结果的差异、程序的不同就去否定对方的运算?我抱着电脑痛哭流涕,你对着屏幕嗤之以鼻,我们对同一个事件执行不同的运算,我条件反射开启了泪腺,随即在心底打了一个大大的赞;你漫不经心地浏览,神经元甚至不屑于做出任何反应,对于类似电影的过分煽情,你毫不吝啬地加以嘲讽。这就是我们的不同。


这种不同扩大到任何两个人都是可成立的。因为就算我们的眼神交汇,彼此的表情尽收眼底,竭尽大脑皮层所有的潜力,我们也都算不出对方的程序。这可不是每天159百万亿的可能,而是每分、每秒、你每一个微不可察的动作都会带来的黑洞,既庞大又充满了未知。


机器会思考吗?图灵说,他们当然会思考,只是思考的方式和人类不同。不过好像只有科学家会为这些问题烦恼,而我们总是能理所当然地找到答案。那么不妨我们换个问法来看,动物会思考吗?女人会思考吗?同性恋会思考吗?富二代会思考吗?农民工会思考吗?那些想法总是奇奇怪怪的人会思考吗?那么这些环保主义者,女权主义者,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会拿来不停探讨争论的话题,我们为什么会理所当然?


当我们的先辈选择民主的时候,等级制度就应

该丢进垃圾堆里永不见天日。可事实却相反,我们拆掉了表面上的等级,却在心里给不同的事物划分了不同的圈子。我们利用自己的认知,习惯性地给符合相同属性的事物贴上标签,在没有遇见个体之前绝不会出现特例。“猫和狗因为有了我的关爱才能好好存活,女人总是婆婆妈妈,逻辑思维极差还找不到重点,同性恋滥交,恶心,是艾滋病病源体,富二代就是一群有钱的草包,农民工就是脏乱差的代言人,想法奇奇怪怪的人都应该进精神病院,或者也包括与此截然相反的观点”——偏见是因为给自己划定了一个太高的等级,把自己当做了上帝,认定所有跟自己程序不同的运算结果都是错误的。


但是凭什么呢?为什么你就是一架精准无比的机器,为什么就是你创造了衡量世界的准则?你摇摇头说,没有为什么,因为你的世界里没有能衡量你的东西。


你喜欢吃草莓吗?

你对花粉过敏吗?

你讨厌滑冰吗?

……


Yes Or No ?


这些回答背后的你或许是一个人。


但如果全世界所有人的回答都跟你一样呢,和你有相同的喜怒哀乐,和你有一模一样的条件反射,你们也会在同一个时刻同一个地点爱上同一个人,那么请告诉我,你机器还是人类?


 
标签: 随笔 电影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戳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