戳记

悲剧

悲剧的美是远胜于团圆的。哲学家、戏剧家、文学家——好像稍微有点美学常识的人都愿意去论证它。这不是什么坏事。悲剧是容易让人记住的,因为快乐和幸福这种被荷尔蒙刺激出的情绪总是是极易让人懈怠的。这其实算是一种延伸的心理映射吧,就像看到家总想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;看到热恋中的爱人,总是随时随地想要亲吻,所以看到最后的happy ending,心情也雀跃起来,多不过唏嘘一阵,也就结束了。再多的磨难,再多的挫折,一个幸福就可以打发了。这种条件反射似的懈怠,刺激不了你的海马区,太过完美的结局也就很难被记住。

其实喜剧更难做得好,好的喜剧是不能让你在结局笑一笑就可以随手扔的。而任何一个悲剧都容易在你的脑袋里扎根。我想是因为遗憾,一种大脑皮层最难放过的情绪。

遗憾就是你最喜欢的人在他最当年的时候死了,是你排了长时间的队买票却被告知下班了,是你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对方总找不到你的G点,是你想做没做成的事,是你想爱求不得的人,是你想吃隔着几千公里的美食。大大小小的遗憾你每天都会经历一回,你深知其中的厉害,你躲避不及又不能装作若无其事。你懂它,所以当它在另一个人身上作祟时,你也感同身受。

再往深了说,是什么让你遗憾,遗憾又是什么,归根结底都是人性。人性是有缺点的,人之初,性本恶嘛。人性复杂,文艺自然也复杂,文艺也是人搞出来的。文艺片里有那么多的求而不得,甚至都可以用七宗罪来回答。我们不是圣人,活不了那么端庄,会嫉妒,会自私,会懦弱,所有美好和不好的品质我们都有,但你也得承认,活着的时候我们作恶比行善要多得多。那么我们凭什么要求生活给我们上演一出出喜剧?美人是不能强作欢颜的,否则也就不美了。真要说呢,喜剧应该是一种期许,不是你和导演对生活的期许,而是对你自己的期许,放大了你的美,压缩了你的恶,只有在喜剧里人人才像恋人眼里西施,是值得发情值得爱的。

悲剧永恒吗?我觉得不。因为永恒的并不是所谓戏剧,而是人性。


 
标签: 随笔 电影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戳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