戳记

我很羡慕90年代念大学的叔叔那一代人,校园民谣,摇滚达到空前盛况的十年他们作为听众,也深深地参与其中。当香港还沉迷于偶像崇拜的时候,中国大陆却早早地掀起一次几近全民参与的音乐风潮。这也是八十年代的文艺之风吹到最后的火苗了。

能写出摇滚词儿的人必须是个诗人。而且是有思想的诗人。姑娘们暗恋摇滚歌手,换个词儿说崇拜也不为过。想想八十年代,姑娘们对待诗人又爱又怜的小眼神儿,这点莫名的亲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。什么时候姑娘们对于诗人们敢以飞蛾扑火的热情扑到了,这个时代绝对是属于诗人的时代。

张楚长得不帅气,气质,刺儿青地流氓的气质算吗?现在满地的歌手你挑几个顶好的来,谁都唱不出张楚的味道。是啊,摇滚诗人有自己的味道。刺激荷尔蒙,刺激人体内的疯狂因子。“魔岩三杰”的红磡演唱会,已经被提得太多了,那个时代的窦唯何勇,简直就是摇滚的化身。

只是,当八十年代的火苗终于燃成最后一点灰屑。摇滚的美好也只成了一段仅供回忆的幻影。何勇不再唱歌了,张楚没了当年凌厉的味道,至于崔健只能在一场一场的演唱会里孤独地重复着《一无所有》。中国的摇滚乐,终于是一无所有了。后继无人地尴尬境地与那场镜中水月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所以我遗憾,错过了这样一场美好的盛宴。

谨以祭奠,曾经的张楚,何勇,窦唯,崔健,唐朝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4)
热度(20)
  1. 如其所是戳记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Blind Side戳记 转载了此音乐
©戳记 | Powered by LOFTER